当前位置:深切缅怀
深切缅怀

谈庆明:追记一件钱学森先生的事

发布日期:2009-11-06

1958年,力学研究所成立了高速变形组,开始研究爆炸成形。

钱学森所长极其重视爆炸成形这项研究课题。1960年,专门在力学所的篮球场上主持了一次爆炸成形的演示。用一个雷管把一块小钢片炸成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小碗,钱所长在观众前环行一周,举着这个小碗,边走边说,你们不要小看这个小碗,将来要在机械工业中产生重大变革。过去,力学只与工程设计相结合,我们还应当把力学和加工工艺结合起来,研究爆炸力学,这也是一种工艺力学。

1962-1963这两年,爆炸成形的研究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阐明了成形机理,并给出了模型律。钱先生要我们联系实际,解决当时导弹研制中的难题,让我们和他管辖下的首都机械厂合作,运用爆炸成形的机理和模型律,把导弹的关键部件——火箭喷管做出来,因为喷管的形状复杂、又大又薄,而精度要求又很高,一般压机难以加工,而爆炸成形正好能发挥特长。

1963年,在所厂双方的紧密合作下,很快做出了合格的产品。钱学森先生非常高兴,决定组织召开中国力学学会与中国机械工程学会联合举办的爆炸成形学术报告会,系统、全面地介绍和推广力学所在爆炸成形模型律,成形机理,成形工艺等方面的成果。

先生要我们认真准备会议的讲演报告,并且要用图文并茂的展板把研究成果详细地向大家介绍。

当我们的紧张的准备工作行将结束时,一天,先生突然下到室里亲自检查。当走到一块展板前,他发现了什么地方不对头,只见他眉头紧锁,声色俱厉地问介绍展板的人员,郑哲敏呢?把他叫来。他平时对我们室主任郑先生是很客气的,一般叫他“老郑”,这次他是真生气了。我们马上把先生找来。先生指着那块展板说,这是怎么回事。先生一看,发现展板上的数据的有效数字的位数多达五六位,立刻检讨,说我没有检查到,我有责任,我马上让他们改正。从此以后,我们研究室的人员从这件事得到了深刻的教训,经常互相提醒,很少再出现这类基本概念的错误。

想不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在书刊学报上这种错误却是屡见不鲜,数据的有效位数甚至高达八位,如果有人指出这种错误,某些教授作者还会振振有词地辩解说,这是计算机算的。

我在这里写这样一篇短文,一方面是表达我对先生的怀念,另一方面我想也是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的。

 

                                                           中科院力学所   谈庆明教授 供稿

Powered by WangZT